2008年3月22日 星期六

畢祿山縱走鋸齒連峰(下)

        黑夜大軍暗暗的降臨,從四面八方伸手蓋掉我的眼睛。緊忙開啟頭燈,他們雖然稍微的後退,卻還是一直跟蹤著我們;雨滴也來湊熱鬧,頑皮的從樹葉滑落而下、四散在我們身上。黑、雨,如此孤寂又充滿幻想、潮溼又充滿變數,我找老彭不停的聊天,深怕陰沉沁透了我的心。

        原先以為這三公里陡下應該最多兩小時就可以抵達慈恩登山口,但我錯了。這段路分明就是中級山的狀況:濕滑、樹根、石塊、泥巴,加上暗夜與陡峭,根本就走不快。




        H大哥還是打頭陣、在黑暗中找尋登山條;剩下的四個人兩人一組,緊緊相隨,以彼此的聲音感覺自己的存在。白日秀氣掛在樹上的松蘿在夜晚喬裝成登山條、擾亂行進方向;樹根與泥巴共同配合,在暗處無所不用其極的絆倒我們。

        沿途拉繩路段依然很多,不過幸好沒有再要我攀岩了;日間攀岩已經夠讓我恐懼不已、夜間攀岩我可能會心臟病發作吧。這一天從沒星沒月的夜晚走到沒星沒月的夜晚,白日看不見的水氣及霧氣,穿過頭燈照射的光線,如千軍萬馬般的向我的臉衝來,我沒辦法抵擋,只能任憑他們踐踏。

        一路摔呀、跌呀、撞的,滿腳的烏青都沒差了,趕快平安下山才是最重要的;黑夜中時間好像停止的,摸不到出口。「咻」,忽隱忽現的,那是車子的聲音嗎?中橫公路的燈光在樹林間隙中出現,終於,到了目的地。一開始走到的時候我還不相信,老彭用頭燈照著跟我說:「這是路啊!這是公路啊!」水泥路耶,好像很久都沒看到不太認識了。


<第一次參加百岳自組團,成員個各是健腳,都很厲害!很高興有這些朋友的陪伴。>



        九點半了,沒想到走了整整四小時,才一身爛泥的抵達慈恩登山口,因為登山口的崩塌,最後還來了一小段拉繩作為ending。中橫公路上的車子呼嘯而過,希望他們看到我們從隧道旁跳出時沒把我們當成是鬼。歷經了整整16個小時後再度走回文明世界,我的雙腳像是長了根,完全無法動彈,整個人傻住,心中想的是:誰再叫老娘走一步路、老娘就跟你拼了。

        只是想想而已啦,不走就不走、誰會理我啊?說也奇怪,前幾分鐘還強健的腳,怎麼一到達目的就忽然廢掉??拖著快要解體的身子爬上車子,然後,就像快死了一樣,整個人沉墊墊的睡去。喔,不可思議,我這個肉腳竟然完成了這次艱辛的行程!


<羊頭山慈恩登山口。登山口崩塌、不好找、沒有標示,須從隧道口旁攀繩登入(虛線處)>


<畢祿山登山口之前820林道口。>



        回到民宿後雖然H大哥幫我壓「膏肓穴」也沒感覺(病入膏肓了),不過我的內心可是澎湃洶湧極了。一路叫著一輩子都不想再走一次,不過我竟然已經在下山後的一個小時後懷念那折磨我殆盡的魔鬼連峰、而且還跟其他人說下次要從羊頭走回畢祿山(上坡,大家都傻眼),我是不是真的有病啊?

        至今下山已經三個星期了,寫這篇文章時我仍聞到山裡的味道:那濃郁的、親切的味道。一切的苦澀在下山後立即消失、山上覺得臭的東西馬上變成香的,還會放在心中重複咀嚼回味,這種奇怪的現象你能了解嗎?

        爬山就像是釀一瓶酒,越爬越香、越爬越上癮。儘管走到每一條肌肉都在痛、全身都是烏青、脫水嘴巴爛掉、被媽媽罵是自虐狂、被同學說是神經病,我還是會一直、一直走下去;因為,上帝派山與我對話,每次在那裡,總是可以重新找到新的力量。


<登山鞋會議。>


<老王:寶貝鞋子不要生氣啦,幫你跟屏風山照一張。><登山鞋:一點都不想,這該不會又是你下次要操我的目標吧?>



本日行程:
畢祿縱走鋸齒連峰時數/高度變化:820林道口(5:15,2584M)→畢祿登山口(8:00,2573M)→畢祿山(11:00,3371M)→午餐後開始縱走鋸齒連峰(11:30)→鋸山(3275M)→羊頭山三叉鞍部(17:30,2990M)→慈恩登山口(21:30,2020M)共計16小時10分。
畢祿縱走鋸齒連峰公里數:820林道實際約9公里,畢祿登山口至畢祿山共計2公里,鋸齒連峰估計4~5公里,羊頭山三叉鞍部至慈恩登山口2.9公里,總計18~19公里。


<畢祿山、鋸齒連峰、羊頭山示意圖。>

19 則留言:

  1. ya.. i am the first one who left a comment :)
    anyway,you guys are awesome!!

    回覆刪除
  2. 咦?!結束了?!
    阿~慘了...本來想找找看手上的gps軌跡
    看有沒有畢祿的...看來應該也不用了
    最近工作超忙...都忘了...:P

    回覆刪除
  3. To esther:謝謝你啦小妹子!哪天也帶你一起去爬吧~哈哈哈~你媽媽可能會瘋掉~

    To lowenzahn:彼德先生,我已經拖了粉久了說,你最近都不關心我喔。

    回覆刪除
  4. 那個虛線的登山口...是"路"嗎?
    從那走? 不會滾下來嗎?
    老王會不會太拼了啊!

    回覆刪除
  5. 哈哈~~ 還沒等我媽,我就應該先瘋了吧 lol
    看到你的鞋子,我已經有個"概念"了 XD

    回覆刪除
  6. 吃喜酒那天看妳的樣子,就知道這次行程的艱苦,拜讀大作後,更是只想跟妳說:佩服佩服!不過下次只有靡爛行程時才能找我!

    回覆刪除
  7. To Yvonne:阿就崩掉了阿,也沒別條路,只能這樣走囉~

    To esther:哈哈,不會啦很好玩的,下次帶你去爬:P

    To david:大叔,這次找你去清涼糜爛的塔曼你自己不去的別怪我喔:P

    回覆刪除
  8. 越爬越上癮、越咀嚼越香,形容的真好呢~
    因為這樣的過程,我們更愛生活、更愛週遭的一切。
    看你的文章真的很有現場感、更能讓人嚮往呢^____________^

    回覆刪除
  9. 這次要更用力的拍手而且要拍久一點
    因為這篇登山故事很傳奇也有很美的際遇
    我隨著文字上林道登山口遇雪景入森林直到下山
    若是我獨行應該如何呢?...唉..感謝非常
    因為從來沒看過這種寒天縱走的登山隊
    尤其看到竟然穿似球鞋上雪地...
    單天縱走確實省事...
    我讚嘆地拍拍手...感謝分享
    雪景很美很美...
    文章很美很美...
    照片很美很美...
    祝福愛山的朋友...

    回覆刪除
  10. 被巴藪荼毒已久的老王2008年3月27日 下午9:14

    To 伊莉莎:哈,我也覺得我寫完後好像又爬了一次,真累ㄚXD

    To TK:好久不見了!
    雪地爬山有許多超乎所想的收穫,雖然比較辛苦,卻有滿滿的成就感。
    謝謝你的鼓勵,如果可以,日後一定還會再上山去爬各種不同的樣貌!

    回覆刪除
  11. 你真的太棒了,我也想去﹍

    回覆刪除
  12. 哇!文章、相片、記錄、敘述都很精彩,感覺到又年輕了好幾十歲。
    能跟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爬山,好命啊!
    願神祝福你
    Old Jack

    回覆刪除
  13. To DS:哈哈,去吧去吧!

    To old jack:是阿,我也覺得我超幸福的^^

    回覆刪除
  14. 1.老王才不是肉腳好不好
    2.登山鞋抱怨是應該的:這些愛爬山的人是怎樣 一邊唉一邊甘之如飴繼續自虐 :p

    回覆刪除
    回覆
    1. 1.阿~跟你們比起來我是阿...:~~
      2.是壓,鞋子主人都腦子都怪怪的咧...

      刪除
  15. 佩服佩服!!
    我們幾個朋友剛從畢祿羊頭縱走回來~ 不過是2天1夜,在鋸山前搭帳過夜.
    能單天走完這條路線還叫肉腳的話...套句廣告詞~叫別人怎麼混ㄚ!?(還穿球
    鞋!真是 O_O)
    照片,文字都很生動..應該給你拍拍手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我是被騙去的阿
      一天走完真的是瘋了阿
      再也不想走第二次了,哈哈~
      有空多來坐喔~

      刪除
  16. 讚讚讚…給妳大姆指…
    希望我這次上山可以多帶一些照片分享…

    回覆刪除
  17. 本人在2010年6月16日端午節花了14.5小時走完畢祿縱走鋸齒連峰到羊頭
    山回慈恩登山口,但是同行隊友更快,領隊松義大哥,小丸子,永佳,台生四
    位花了13小時就完成,要不是等我這肉腳,他們可能破紀錄11小時可以完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