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0日星期四

馬拉松初體驗─丹大林道超半馬(下)

丹大林道馬拉松會場位於南投水里,原來計畫前一日到南投一日遊,不過路途比想像中還遙遠,抵達時都已經快天黑了。沒有參加這場馬拉松、卻一路陪著我奔波的老公這時烙下狠話:「大費周章來到這裡專程跑馬拉松,如果你沒有跑完就死定了!」抵達水里後,看到許多充滿自信、容光煥發、腿部肌肉一束一束的強者,瞧瞧自己的賽臉以及軟嫩的腿,我我我…真的死定了!

晚上下的一場雨更是雪上加霜,我的壓力大到變成焦慮,還做了一個跑丹大馬拉松永遠跑不完的噩夢。凌晨四點鐘起床整裝,隨著Snow的跑團抵達烏漆媽黑、前不著村、後不著邊的會場,面臨的未知與往來的人潮讓我非常緊張,讓我在十分鐘內猛跑了兩次廁所。

一場超man的賽事,就此開始....(Tony攝)

2014年2月14日星期五

馬拉松初體驗─丹大林道超半馬(上)

我有個奇怪的癖好─聽到喜歡的地名或山名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想去看看的莫名衝動,但對於一窩蜂的人都在做的事情卻莫名冷感,這包含了近幾年非常夯的馬拉松。

不過這一次我竟破天荒且大費周章的跑到一個荒涼的鬼地方參加馬拉松,因為又鬼迷心竅的被名字吸引─「丹大林道」。真該改改這個怪習慣,因為莫名其妙的選這場作為我的初半馬真是累死了!

丹大林道馬拉松送的衣服感覺像黑道制服,穿起來有一種很man的氣勢

2013年12月30日星期一

我與山的愛恨情仇

「相不相信,我以前是不曬太陽的大閨女。」我和朋友說。
「屁啦!怎麼可能?」

就算是認識十五年的朋友,也沒辦法想像我這樣一個熱愛上山下海的野丫頭,從前竟然是個痛恨曬太陽、無法受苦的嬌嬌女,每次描述以前我是怎樣的人後,朋友們都覺得我在說笑。



2013年12月27日星期五

叢林裡的倒數計時

在臉書上看到朋友拍人潮洶湧的台北101跨年煙火,腦袋浮現的卻是這幅畫面:一個沒有電的原始部落、一隻在黑暗中偷偷摸摸又好奇的黑狗、幾個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圍著柴火輕輕唱著歌,抬頭仰望著灑滿天空的星辰。

聖誕節後,我和先生背著大背包跳上了從曼谷出發的臥鋪火車,一路搖搖晃晃的朝北部出發,這趟火車行風塵僕僕,全身沾滿了車廂的鐵鏽味與臥舖枕頭的洗衣粉味,最後終在十七個小時後抵達了泰北大城「清邁」。

清邁綿延的山林中有一大片蔥鬱的原始叢林與豐富的自然生態,山區的清靜與閒適早令我嚮往,在民宿研究了幾個當地的健行行程,最後選擇一個人煙稀少的區域,也故意的選在跨年的那天遁入山中,得以遠離人群、獨享泰國森林的懷抱。


泰國清邁的原始森林

2013年10月25日星期五

我的非洲卡車旅伴(下)

波札那的大象高速公路

公車之旅進行三天後,南非二度支援的卡車終於抵達了,公車司機鬆了一口氣般向我們道別,而我們也滿心歡喜迎接第四台車。可是好景不常,某一天在波札那的高速公路上,為了等待兩百多隻野生大象家族過馬路,卡車又選在一個超偏僻的路邊無聲無息死掉,這回連麥特都崩潰了。

 

2013年5月4日星期六

雨後金面山

今年春天來的快、雨水特別多,每個禮拜都是陰雨綿綿,當望著這樣的景象,腳一天比一天癢,痛苦不堪。這一天,趁著下雨與下雨間的空檔,趕忙出門去放山,把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的腳癢問題稍微舒緩一下。


↑金面山是一座有歷史故事的山,是我最近一年最常爬的小山。

2013年4月23日星期二

黃金十稜之首─雷霆峰(上)

很久沒爬這樣的山─陡上陡下、濕滑石塊、芒草遍佈、拉繩拉的沒完沒了的山。這樣頗有挑戰的山,終究是我的愛;即使在爬的時候心裡暗自碎念不斷、即使被長的全身是刺的怪植物刺傷、即使不小心滾下山壁很驚嚇,但下山後又心心念念,讓很久沒提筆寫山記的我忍不住想紀錄下來。
 

↑雞籠山沿途沒半顆樹,夏天來走應該很要命。
 


2013年3月12日星期二

我的非洲卡車旅伴(上)

閱讀李文斯頓傳記時,我曾被他的經歷深深吸引,例如:沿途吃著如靴子般硬的犀牛肉、穿越喀拉哈里大沙漠、被河馬與鱷魚翻覆獨木舟、並在非洲內陸發現了會吼叫的煙霧「維多利亞大瀑布」等;因此,非洲在我的腦海中一切都很酷,就算是站在這塊大地上發呆都很有味道,滿有孤寂的暗星薩伐旅(註)之感。

非洲探險時代的冒險故事實在太令我神往,雖然現在已經不需要划獨木舟、乘騾子或牛車深入非洲,但在我的腦子裡還是有這樣一幅畫面:熱愛貧窮旅行的漂泊遊子,背著大背包穿著夾腳拖坐在卡車上,兩旁的景色沿著地平線變形、消逝在身後,一路風塵僕僕穿越非洲。

 


我們的變形金剛卡車,裝載了14個國家的26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