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2日 星期二

我的非洲卡車旅伴(上)

閱讀李文斯頓傳記時,我曾被他的經歷深深吸引,例如:沿途吃著如靴子般硬的犀牛肉、穿越喀拉哈里大沙漠、被河馬與鱷魚翻覆獨木舟、並在非洲內陸發現了會吼叫的煙霧「維多利亞大瀑布」等;因此,非洲在我的腦海中一切都很酷,就算是站在這塊大地上發呆都很有味道,滿有孤寂的暗星薩伐旅(註)之感。

非洲探險時代的冒險故事實在太令我神往,雖然現在已經不需要划獨木舟、乘騾子或牛車深入非洲,但在我的腦子裡還是有這樣一幅畫面:熱愛貧窮旅行的漂泊遊子,背著大背包穿著夾腳拖坐在卡車上,兩旁的景色沿著地平線變形、消逝在身後,一路風塵僕僕穿越非洲。

 


我們的變形金剛卡車,裝載了14個國家的26個人。

 

我到了非洲後真的搭上卡車,開始橫跨四個國家的長途旅行,但最令我最難忘的不是窗外的夢幻風景,也不是遊子流浪的氛圍,而是和我在卡車上一路搖晃的旅伴。

非洲卡車旅行其實和一般的團體旅行沒什麼不同,只是交通工具換成四輪傳動大卡車,每晚住的旅館變成搭帳篷。我們的卡車是一台如同變形金剛模樣的綠傢伙,裝著十四個國家的二十六個人,以及嚮導麥特、廚師穆艾與司機尼克,年齡差距最大達四十歲之多,奇異的組合配對成回味無窮的記憶。

「哈囉大家好,我是嚮導麥特,美國人;這是廚師,肯亞人穆艾;這是司機,肯亞人尼克,接下來三個禮拜大家要天天黏在一起,所以,聊天吧!」第一天的卡車旅行,我們的嚮導如是說。



↑大夥兒都要協助廚師穆艾(左)一起準備三餐。


每晚的星空暢談


每天晚上,穆艾總是煮出各式各樣熱騰騰的料理呼喚著大家,將食物裝滿盤子後大夥兒會自然而然圍成一圈,用十四種英文口音聊天,大家的話題從工作、生活、朋友、東南西北到上天下地所有的事情,再配著南部非洲最暢銷的啤酒一飲而下。

好似有聊不完的話一般,大家總是可以聚在一起至柴火漸漸燒成白灰;然後一起洗碗、整理營地、搭帳篷休息,難得的跨國友誼就在燦爛的星空下、野生動物的低吼中培養出來。

卡車旅行雖然和我心中想像的非洲大冒險有一段落差,但是,三個禮拜中我們經歷了被納米比亞沙漠覆蓋、被四十度以上的高溫烘烤、被寒冷洋流凍僵、被兩百多隻大象包圍,最扯的莫過於沿途總共換了五台車。



↑閒來無事的時候,大家都會自然而然的圍成一圈聊天。


↑每天都在不同的環境與地形中搭帳篷。


納米比亞的沙漠加油站


某一天,司機尼克滿臉愁容將車子停在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沙漠加油站,隨著太陽西下,我們仍在原地不動的時候,大家就知道大事不妙了。麥特躡手躡腳出現,帶著抱歉的語氣宣布:「卡車壞了。」天呀!真的嗎?

在非洲,交通工具壞了可是件超大尾的慘案,而壞在納米比亞更慘,因為這個國家盡是一望無際的沙漠,看到的野生動物比人還多,根本找不到人修車。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南非調度一台卡車來救援,用飆車的速度最快也要十二個小時才能抵達。只見夥伴們沒有任何一句抱怨,大家分工合作幫忙搭帳篷、洗菜、洗碗,然後像沒事般圍在一起聊天,看星星直到入睡。隔日天未亮,一台白色卡車忽然出現了,每個人馬上快速打包、搬行李、整理營地,有效率極了,以致於這件插曲並沒有影響之後的行程。


在沙漠裡坐公車


白卡車載我們到納米比亞的海邊城市後就離開了,接下來的三天,我們在曾為德國殖民城「史畢次科普」閒晃,原以為時間充足的讓尼克好好的修理原來的卡車,但三天後看到前來迎接我們的車子後,所有人都傻眼了。

「這是……公車?」澳洲人凱特驚訝地說。
「不可能,我不相信這是真的!」瑞士人凱瑟琳揉著眼說。
「麥特,你開玩笑吧!」英國人羅伯說。

大家完全傻了,因為我們都知道接下來是更深入納米比亞沙漠,要搭公車,真的嗎?

「呃……我們要進入沙漠?」大家朝這個陌生的聲音看,只見公車司機一臉錯愕地問。

原來尼克並沒有把卡車修好,所以麥特只得在路上找一台公車死馬當活馬騎;沒辦法,這就是非洲,所有不可能都有可能,這讓我想到李文斯頓在非洲的經歷也是如此。夥伴們雖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仍舊二話不說把行李搬進公車。這一路上路況比預期的還差,納米比亞沙漠的黃土厚厚覆在每個人身上,公車劇烈搖晃讓我們全身幾乎筋骨分離,連說話都怕咬到舌頭,但還是沒人有怨言。


↑納米比亞沙漠裡面的一個方圓十公里都是一片荒涼的加油站。


↑載我們在沙漠中旅行的公車。



相關文章:我的非洲卡車旅伴(下)


9 則留言:

  1. 哈哈! 好有趣!
    (話說黑人用的是哪牌牙膏,我也想買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是黑人牙膏啊,哈哈

      刪除
  2. That's awesome! How many days & how much it took about this cool trip?

    回覆刪除
  3. http://www.africatravelco.com/TripInfo.aspx?tripCode=CV21

    回覆刪除
  4. 看到你已經跑了好多地方了,築夢踏實。

    回覆刪除
  5. 1995年我在南非上班時,有一個機會與朋友5人,開了2部車從南非進入那米比亞(自助行),到了上帝也瘋狂拍片的
    地方,看到許多的bush man(歷蘇),最難忘的是在fish river早上看日出,還有晚上看滿天的星星,最後也到了
    海邊,還到當地人家作客用晚餐,共一星期,我們跑了5000公里,夠誇張吧!
    我們是從upington進去的,那時候我帶了一些舊衣服與廉價的香港手錶,很受歡迎的。我在南非混了一年,史瓦濟
    南的農耕隊都去住過了,也逛過他們的傳統市場,那時候的公共電話還是手搖式的,直接到總機轉接,至今沒有再去
    了,謝謝您的文章分享,溝起我不少的回憶。

    回覆刪除
    回覆
    1. 的確瘋狂,在非洲,好像甚麼事情都有辦法做到~
      也謝謝你的分享,讓我看到另一種神奇的非洲!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