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七年了,重見天日的莫三比克五個女人

今天終於把七年前在莫三比克買的蠟染布錶框了。

這七年來這塊布一直被我摺著放在一個不見天日的櫃子中,常常忘了他的存在,偶爾想起拿出來看的時候上面都會有一層黴,然後就懶懶得把他掛在衣架上、讓太陽曬個幾天後再摺好放回櫃子中,其實這塊頗大的蠟染布一直讓我挺傷腦筋的。

莫三比克的五個女人

七年前的十二月我與老公在莫三比克首都Maputo閒逛,那一天已經是待在莫三比克的最後一天。Maputo是非洲的大城市,有高樓、有高級餐廳、有精品店、處處都在建設,而且到處都是中國人、甚至可見簡體中文,比起其他鳥不生蛋的莫三比克城市這裡特繁華,讓剛從鄉下地方來的我們看傻了眼。無所事事的兩人於是就開始逛街,找尋我一直很想買的莫三比克風格手環,還記得那一天相當冷,我的鼻水流個不停。

兩個外國人走在路上總是很顯眼,沒多久我們後面就跟了幾個捧著一疊蠟染布的小販,一路一直跟著並一直叫著。我轉頭跟其中人高馬大帶頭先生的說:「如果等下我們又見面了,你們不要亂喊,要給我一個合理的價格我就可能會買。」我雖覺得非洲蠟染布很有特色,但台灣天候潮濕,若不好好保養這種布一定會發黴,且蠟染的品質落差非常大,高品質價格高、低品質可能會嚴重退色,我們這種外行根本也搞不清楚,實在也不知道該怎麼選。

逛了一圈回來後又被這群人纏上,而且人群更多,人高馬大的那位販子一樣拿著一大疊蠟染布跟在我們身邊,但是他喊的價格聽起來仍然很瞎,我皺了皺眉,不理他的快步往前走,然後這大群人也快步跟在我們後面,簡直要變成一個小追星(?)活動,規模龐大到連路邊的警察都來關心。受不了他們一路的擁戴(?),老公對他說:「剛剛不就跟你說過了,你怎麼還是在亂開價?你們以為我們搞不清楚狀況喔?(實際上我們就是搞不清楚狀況)」。小販吐了吐舌,表現出一絲歉意,然後開了另一個價格,合理多了,然後我才停下腳步仔細的翻看這些蠟染作品。

這些蠟染布大多以黑色為底,圖案顏色都非常鮮豔,對比強烈,大多為非洲女人,線條十分生動且有著蠟染特殊的裂紋,完全就是我喜愛的風格。可能被看出我的眼睛透露著光芒,小販們各個更加積極使出全身解數推銷,在一陣混亂的挑選、殺價、比價、加上寒風吹拂以及我的鼻水直流的情況下,終於與帶頭小販先生的其中兩幅長條狀的非洲女人蠟染布成交,然後大家一哄而散。

在大街上經過一陣混亂購入的兩幅長條狀蠟染布,我非常喜歡這兩幅。兩位姑娘腿超長,到現在都還找不到夠長的畫框


正當我以為終於結束了這場交易時,老公推了推我,指著另一位瘦小、很不起眼的小販說:「他還在耶,剛剛也一直在,看一下他的作品吧。」

我心裡想著「天啊,我都快凍死感冒了可不可以饒了我?」但看著那位先生對著我們念念有詞的介紹他的作品時,我倆心軟了。「好的,來看看你的作品吧!」我跟他說。於是這位先生一張一張攤開手上與背包中的蠟染布,一邊說明這都是他畫的,此外,他也拿出他孩子的作品給我們看,那是一條魚。

最後我們在這些作品中挑了一幅背景顏色鮮豔、有著五個女人各自頭頂物品的圖案,最上面畫著太陽與一棟房子,感覺充滿朝氣。

後來這五個女人連同其他我們在南部非洲各地買回的石雕、木桌等紀念品回到台灣,大多數的東西都有被我擺出來,但這三幅在Maputo買的蠟染布卻一直被放在不見天日的櫃中,原因是那兩幅長條的布實在太長、而五個女人的布頗大,一直找不到適合的畫框、也不知道裱好了了要掛哪裡。

很喜歡蠟染那種自然的裂紋與鮮明的對比色


今天不知怎的忽然想起這三塊蠟染布,也終於買到夠大的畫框將莫三比克的五個女人裱好,然後放在客廳最顯眼的地方。仔細端詳每位的姿態,胸部、翹臀都如此生動,她們穿的花裙子與頭巾也充滿非洲味,而頭頂的物品也都不同,背景顏色仍然鮮豔,作者的簽名在右下角清楚可見;即使過了那麼多年,五個女人風韻依舊(腳依然很長),而整幅畫放在客廳中瀰漫著朝氣。老公看到說:「你終於想起她們了。」啊,終於!

現在希望能找到夠長的畫框來框另外兩個女人,我覺得那兩幅作品更為動人、筆觸也較為成熟有風格,希望她們很快的也能重見天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