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5日 星期日

永康街尾的神奇小世界

        下午兩點多來到永康街尾,這裡沒有熱鬧的人潮、新穎的店面,在巷弄之中存放著是一堆一堆的老玩意兒,幾位阿伯或在店門前發愣,要不正慢條斯理的挪動東西;懷疑的再仔細的看了一下手上的地址,沒錯,真是這兒,永康街60號錦安市場(舊名龍安市場)。

        我的目的地是一樓的昭和町文物市集,「昭和町」是此處在日治時期的舊名,範圍約在今台北市永康街、青田街、和平東路一段、溫州街一帶,而錦安市場原是個公有市場,樓上為市立圖書館閱覽室,幾年前在政府規劃下將一樓轉為古董文物市集,名字沿用舊名,營造出復古的感覺。

        喜愛舊物的我滿懷好奇的走入一樓,眼前空蕩蕩的樣子令我更好奇了。短短的小廊兩側大約只有十家店面,而第一家店門口掛著的是「裕美冰果室」,其他一半以上都掩著門,幾個人影在黯淡的白光下晃動,啊請問市集在哪裡咧?不由得說來這之前我是有想像過的,我想像那是一個繁忙的老市集,古董、童玩、郵票、老錢幣擺放在小桌子上,讓來往的行家們挑選,沒有想到竟是一間間的小店鋪,而且竟然是死氣沉沉的。



<位於永康街尾的昭和町文物市集,越晚來越有意思,太早來就會是這般門戶緊閉、沒有人氣的景象。>


        一位年輕人正仔細的看著一些老舊的書,我便走過去問他。

        「請問這裡是昭和町文物市集嗎?」
        「是。」
        「為什麼店都沒開啊?」
        「這裡越晚越多店開啦。」
        「你是老闆嗎?」
        「對啊。」

        他是「松成記」的老闆,陳先生,一坪不到的小舖裡發出陣陣舊書及鐵鏽味,喜歡懷舊情調的我看著那滿架子泛黃的書,忍不住多吸了兩口味道;看我面露興致,陳先生也開始向我介紹他的「寶貝」們。

        他拿出一個藍色的牌子,摸起來挺沉的,上面有個日本國旗,寫著「戰沒遺族的家」。
        「這個東西很少見喔!數量很少。日治時代時台灣人被日本人找去幫他們打仗,結果戰死了,日本人發給台灣家屬的牌子,是掛在家門口的。好像是掛了這個牌子這個台灣人的家族就可以從此不用幫日本人打仗了。」
        「哇,還有這種東西。」我摸了摸這個牌子,陳老闆竟把它和其他的小別針放在一起,沒有他的解說我還以為只是個隨便撿來的玩具呢。
        「還有這個,這也很少見喔!是台灣出口茶葉的招牌,你看,上面還有寫FORMOSA TEA!這在台灣很少,大部分都在國外早就消失了。」
        陳老闆原來緊繃的臉越來越放鬆,微笑的從地上拿了這個招牌給我看,那招牌上有一隻老虎,四個角寫著「貨真價實」。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老招牌,黑松汽水的、日治時期雜貨店的、菸酒公賣局的…,有點生鏽的歷史感看起來好性感。

        「還有這個,日治時期日本人畫的台灣鳥瞰地圖,是從台灣東面畫過來的,還有畫到一點日本,這也很稀有。」
        「對耶,好特別,而且所有的山脈都有標示,也有高度耶!」我看著那張地圖,覺得十分有趣。

        看他講的越來越起勁,我也越聽越入迷,隨便一本書、一個老盒子、或老印章,背後的故事竟然這麼迷人;我彷彿掉入了一個奇妙的小世界,隨著老東西旅行去了。不知不覺中,往來的人變多了,有人忙碌的運著大箱子、也有好奇的觀光客往小舖裡探頭探腦,陳先生說的果然沒錯,這裡的確是越夜越熱鬧。


<「松成記」書櫃裡塞滿了絕版書及許多日治時期出版罕見的老書,不少日本人遠道而來尋寶。>


<這塊琺瑯材質的「戰沒遺族的家」掛牌十分罕見,混在一堆鑰匙及小別針裡,行家才知道價值。>


<在日治時期專門出口的虎標台灣茶招牌,數量很少。>


<這張日本人繪的台灣地圖我超尬意,除了從太平洋的角度鳥瞰台灣很稀少外,把所有的山脈都畫出來了,右上角還畫到一點日本,很特別的一張地圖。>


        「裕美冰果室」開了,走過去看看這葫蘆裡到底是賣甚麼藥。原來冰果室的招牌是老闆隨手掛上去的,並沒有賣冰、也沒有賣水果,而是些老雜貨、老酒,復古綠將牆壁上的老海報、餅乾盒襯托得更舊了。老闆拿出一台老玩具,是打香腸用的,木盒子裡竟然還有打香腸紀錄本,泛黃的筆記詳細記錄著幾月幾號誰打多少分換多少香腸等的資料,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和昭和町的老闆們聊天是一件充滿驚喜的過程,因為他們雖然看起來調兒啷噹又滿不在乎,但好像對所有的蒐藏品都頗有研究;如果話夾子一開就從架子上拿起一樣樣物品,頭頭是道的說出一個又一個好聽的故事及有趣的典故,就像是一本本活字典,真是不可思議。如果像我一樣待的夠久到了晚餐時間,那更是好玩了;小廊充滿著喧嘩聲,小桌子一打開端上的是一道道的家常菜、或是一壺好茶及小點,大家互相吆和著吃飯聊天,店有沒有人顧好像也不太重要、東西有沒有人買也不重要;每個人都像極了武俠小說裡退隱江湖的俠客,各個武功深厚卻又不著痕跡,開店只是來交朋友的。

        一位看起來武功高強的大哥請我和他們一起坐,小女子在下我不敢說不,只能乖乖奉陪。和老闆們東拉西扯的亂聊,看著櫥窗裡或塞滿店中的老東西,這裡,真的是喜愛舊物人的寶窟啊,一個個引人入勝的故事、一件件留下歷史痕跡的物品,散發出的氣味帶著濃重的灰塵卻又那麼歷歷在目的真實;永康街後段領我進入到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一個穿越時空回到過去、好有意思的世界呀。



<「裕美冰果室」不賣冰果,賣老雜貨,冰果室招牌是老闆找到隨手掛上去的。>


<超級小的冰果室,有一大堆耐人尋味的東西。>


<櫃子上頭的老盒子,讓我想到小時後我都會把我的寶貝放在這樣的盒子中。>


<這家店裡從上到下全部塞滿了老東西,連進去的空間都沒有,真不知道要從哪裡下手。>

4 則留言:

  1. 太有意思了,我回台灣一定去逛逛,看起來好多東西是我老爸那年代,謝謝介紹。

    回覆刪除
  2. 好神秘的地方,老王你該不會走進時光隧道了吧?!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咦,你怎麼知道 XD

      刪除
  3. WOW~真的很有古味~
    且具規劃性~真應該北上看一輪~

    回覆刪除